白岩松揭穿真相:因为中医药不能给医院带来更多利润

直接看视频:

白岩松的话,道出了西医的势力和中医的辛酸,可谓一针见血~而曹东义在《中医近现代史话》则写道:中医和西医是一对矛盾,过去西医为什么要不断打倒中医?就是因为一旦中医发展起来了,它的简便易廉就能够把西医挤倒。为了自己的利益,打倒中医是西医们不懈的思想,尤其是在今天西医管理中医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的情况下,于是悲剧产生了,在西医的不断打压之下,中医近几十年来持续衰退,已经走向了接近灭亡的地步,而西医则不断恶性扩张,垄断了中国医药市场。中医的简便易廉是举世公认的:第一,诊断上它不用昂贵的精密仪器,只是动动嘴、动动手;第二,治病上它不用昂贵的化学合成药,而是天然植物或矿物;第三,它能预测疾病的发生,预防在先,避免高成本的医疗事件发生。第四,它能够用所谓的“自然疗法”来治病,基本上不花钱。
下面举几个我经历过的案例来比较一下:
幼儿液疝案,西医要等到三岁以后才能够做手术,一侧三千,两侧六千。我外用敷脐疗法三付药搞定,花费二百(主要成本还是买了一小瓶麝香)。
妇女急性阑尾炎案,西医手术在小医院做需要三千,在三甲医院则需要一到两万。我用大黄附子汤加减治疗,一副药止痛,二副药就下地干活了,三副药就好了,花费不到二百。
成人四年久咳案,找西医治了四年也没有治好,花费每次检查费就好几百,吃药更是无数。而我看是寒热错杂的体质,上热轻,下寒重,本想用乌梅丸加减治疗,后单用乌梅一味治疗,四年的病一星期治好,花费二十元。
妇女便秘便血案,找西医检查了好几次,吃药一大堆也没有疗效。而我一看是寒湿体质,就用单味药白术重剂三次治好,花费三十元。

当然也治过很多大病,如果找西医治,花钱是小,人恐怕现在就没了,而我用中医疗法花费很小就治好了。如一则肺结核腹水案,右肺被挤压看不见了,我用十枣汤和调理药间歇服用,现在已经完好如初;还有二十年的癫痫案,用中药调理好了,可以这样说,很多病对西医来说无论花再多的钱也治不好,如果用中医的话,花费很小就治好了。
我虽然治过很多大病,但一个病号我收入最多也不过五百。后来我的一个学生给我建议,以后不用治病了,单做中医培训就行了,原因很简单,用中医治病风险大,收入低,你收入不靠治病,何必冒这个风险!真的出了事故,轻则倾家荡产,重则被关进监狱。确实,中医讲究大毒治大病,小毒治小病,无毒不治病,治大病往往需要大毒药,如附子、芒硝、马钱子、甘遂等,这些药用好了可以救人于水火,用错了有可能致人于死地。只有强烈责任心的人才会去用,为了救人。而一般的中医则根本不会去用,而是用一些不痛不痒的药去调,虽然也有一定疗效,但疗效就差得太多了,但这样没有风险。
中医的悲哀就在于此,没有法律保障,情愿降低中医疗效,中医的优势就发挥不出来了!很多人埋怨中医治疗效果太慢,其实一点都不慢,中医治很多急病也是立竿见影。问题就在于中医没有保障,不敢那么治罢了。找中医花钱少,疗效好,如果和西医公平竞争,恐怕绝大多数西医院就会破产,也正是如此,西医才不遗余力来消灭中医。借口就是“中医不科学”,“封建迷信”,“非法行医”,“非法制药”,可以这样说,哪一个中医一旦治病出了名,肯定是“枪打出头鸟”,没有一个好结果的。比如,浙江金华市的一位民间中医倪海清,在别人的祖传秘方基础上研制了一种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药秘方,救治了数百位晚期癌症病人,结果却影响了周围一家肿瘤医院的生意,最终被它告上法院,倪海清因非法制药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。再如“神医”胡万林,主要用“下法”来治病,也治好了大量的病人,面对大量重病患者,如果是一个“明哲保身”的人,肯定不会收治,因为风险太大,结果胡万林去治了,一些人死了,于是被一些人以“非法行医,致人死地”的罪名,被判刑十五年。还有北京的一位名医,因为用遥诊的方法诊断疾病,结果被主流科学界以“封建迷信”大肆批判,甚至上了中央一套节目,说句实话,当年扁鹊也用这种方法诊断疾病,是不是也成了伪科学?
中医往往不是因为无效被淘汰,而是因为它太廉价。一一曹东义《中医近现代史话》
著名的北京双桥老太
老太太姓罗,出生在河南省开封地区一个世代相传的民间骨科世家。从小就跟爷爷奶奶学正骨技术。16岁那年,村里有个大嫂的耻骨被一头牛顶碎了,她很快把大嫂的碎骨头接好复正,不到三个月,这位大嫂就能参加劳动了,第二年还生了一个男孩。从此,十里八村的病人,都来请她治疗。新中国成立后,她落户在北京朝阳区双桥公社三间房大队。由于她医术高超,远近闻名,纷纷前来就医。罗有名采用的是祖传的正骨按摩术。罗老太太认为,用双拇指触摸腰部,把患椎棘突偏歪纠正过来,患者的症状就会减轻和消失,她形象地说这种治疗方法就是把歪了的骨尖掰正过来,与西医繁复的检查治疗相比,简单易行,立竿见影。罗有名医生的医术给冯天有思想上很大的冲击,冯天有决心到北京来专门向罗老太太虚心学习祖传的正骨技术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与实践,冯天有运用椎体间力平衡的道理,创造了一个新的治疗方法,只用一双手就能就地诊断治疗,比西医的物理诊断方法有了很大的进步,为不少患者减少了痛苦。这就是用现代科学知识和方法,对传统医学的正骨经验进行整理和提高摸索出的新医正骨疗法。它对软组织损伤、骨折、脱位都有较好的疗效。随着新医正骨疗法的创新与发展,冯天有依据向罗老太太学习的祖传正骨技术,走访了十几位久负盛名的正骨医师,并结合自己的医疗临床经验,融会贯通地编写了《新医正骨讲义》初稿。1976年8月国务院批准举办“外国医生中西医结合治疗骨关节损伤学习班”,先后有13个国家或地区的医生前来研究、探索中西医结合治疗骨关节损伤的经验。仅在第一期学习班中,外国医生就用新医正骨疗法治疗各种软组织损伤病人765例,总有效率达97.4%。简便易行的疗法,神奇的治疗效果,使外国医生交口称赞中国中西医结合的新成果。他们说“一定要把这项技术尽快带回国内,造福民众”。冯天有多次出国,为国际友人治疗,成了穿着白大褂的“外交家”。然而,随着医疗行业市场化运作的开始,物美价廉的中医手法治疗骨折和小夹板治疗骨折的方法,由于“经济效益”太差,逐渐被“打钢板”“穿钢钉”的手术疗法取代了。中医往往不是因为无效被淘汰,而是因为它太廉价。廉价将会导致中医的消亡
日常生活中说起中医,一般都是认为中医不但有效,而且还便宜。经常可以看得到的说法都是:原来找西医,花了很多钱看不好,然后花了几块钱或几毛钱用中医治好了!说者有心,听者有意,无不愤愤不平,感慨中医才是硬道理!不管是说者还是听者,都没有想过,可能自己这种做法,已经给中医带来了深深地伤害!自己在无形中消灭中医这门古老的技术!我很讨厌说钱的事情,但不得不说。我们所处的时代,就是逐利的时代,有钱好说话,没钱靠边站。除了少部分人是真的有理想有情操,大多数人,做事情难道不是为了赚钱?
如果选择发展中医,当地的GDP会一落千丈,经济非常差,老百姓同样会觉得看病贵——因为只卖中药了,中药量少,人口太多,价格飙升。为了赚钱,医生多开滋补品,看病还是贵,但相对西医生,中医生赚得更少,还是穷。因为经济发展不起来,官员被撤职,换一个官员之后,马上发展西医,解决了这些问题,升职!中医的廉价,导致优秀的学生很少愿意选择从事中医。人比人,气死人,跟西医生相比,中医的收入,那叫一个惨淡。西医买房买车吃香的喝辣的,咱中医只有精神安慰,黄灯青卷,长夜漫漫,怎生是好?我相信很多反中医人士,都是有相应的资金来源支持的。
某舟子,整天就写文章攻击中医,怎么来的钱呢?还有学术论文上比比皆是的中药有毒害作用的论文,做实验要花钱吧?如果没有利益指向,谁会去做这些论证?假如,中医有很大的财团,有反中医言论出现的时候,不管是在报媒还是在电视和互联网上,都有正面的反驳声音,是否局面会完全不一样?廉价的东西无法在这个社会生存,不只是指中医,即使是西医,曾经只要几毛钱或几块钱的药早已被淘汰出市场了,是没有效果才被淘汰吗?当然不是,而是太便宜了,不管是生产还是销售的人,都无法获得足够的利润来维持运转,导致没有人愿意去维持它的存在。只有合适收费,中医才有可能拿出一部分钱去宣传、发展自己,如果我们还在为几块钱治好一个病而沾沾自喜,灭亡也就近在眼前了。
中医的可怜之处就在于此,它太廉价,风险又大,社会地位低,尤其是民间中医,基本上都是非法行医,属于国家被“打击”的行列,连“下九流”都不如,这让他们情何以堪?收入太低,就没有人才愿意进入这个行业;风险太大,必然会带来中医疗效越来越差;与西医对立的位置,必然受到西医的不断污名化;非法的地位,必然让大量民间医术秘方失传。长期以往,中医恐怕真的要在中国灭亡了。中医是救命最后的稻草,救救中医吧!别到时候中国的中医灭亡了,再到外国去学,那就丢大脸了!—文源: 中西汇通,一念健康讲坛,伤寒论经方